风清和

杂记

我的性格大概就决定了我并不能成为黄莹那样的人吧。在意识到自己家里只有我一个,只能我来承担的时候,我就已经学着去学习承担责任了。
要么就不要让我担,担起来了我就会认真负责的。因此脱不开挂念这个那个的,因为性格使然。
也因此,平时表现的挺冷漠,因为知道,自己没能力承担的时候,便不要去承担。到了一定时候觉得有能力了再行此事吧。
这几年,也算是性格大变吧。从来也不指望能不受伤,能不吃苦,经历罢了。被人丢下又如何呢,我还是可爱的。我只想往前走罢了,我唯一惧怕的,不过是没长进,走上了回头路罢了。
最近,有点暴躁,总觉得自己对亲近的人宽容度太低了,明明可以心态平和的对话却偏要吵架,偏要觉得烦,事后又觉得愧疚,这样真的很不行啊_(:_」∠)_
另,及时道歉和挽回也很重要啊,加油吧。

不要去委曲求全,不要妄自菲薄,你要相信,所有离开你的,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,你值得好的,不要因为他人的离开怀疑自己不够可爱。
配个美貌的图吧。

杂记

喜欢一个人就喜欢给他买买买大概是病,要改。

杂记

老子这辈子和选择困难症的男人是有什么仇什么怨?马德还杠上了?

累也依然爱你。喜欢依旧是那样,溢出来一般。想你。

你来人间一趟,你要看看太阳。
和你心爱的人走在街上。

杂记

分手以后的痛苦绵长,总有种无病呻吟的感觉。但总觉得无穷无尽的,摸瞎走路看不到尽头。
后知后觉的品一品,发现自己行为和性格习惯了那个人的节奏和步调,以至于梦中想也没想就跟他走了。而现实里也完全没意识到,自己原来有第二种选择,一时之间自由和选择摆在我面前,我有点不知所措。
总感觉自己逃不脱被人抛下的命,这种无力感让我很难过,一方面又想,可能还没走到最后吧,可是现在很疲惫,不想走了,想停下来歇会。于是我就站在原地,驻足,时不时回首品味,时不时抬头望前。
操操仿佛是我这辈子遇见的最适合我的人了。以前没意识到,也不想去意识,现在想一想,我这辈子何德何能啊,能遇见这么一个人。这辈子最坏的脾气给了他,真是不甘心啊,明明我现在变好了这么多。真想为他拼一把啊。

有时候想,我这辈子何德何能啊,能碰见这些这么好的朋友和同学。
他们眼里我总是那么好,那么优秀,谁都配不上我。一方面又觉得,只要我喜欢我开心就好。
酒桌上的场面话那么多,又有几个是坐下来喝几杯,互诉衷肠和生活里的难过,相互抱团取暖的人呢?我们这群人,十年了。熟知了半辈子的时间,各自生活在不同的城市,过着不一样的生活,做着不一样的行业。平时联系甚少,见了面亦甚是想念。
哎,真的好暖心啊,愿大家都有好梦,愿大家心中常有温柔,愿大家一帆风顺啊。

杂记

操操问我,为什么以前那么害怕梦见前男友呢?一梦见就惊醒不敢睡了。
他以为我现在再也没梦见了,其实也不是,梦还是老梦见,只是学会了不把梦境当做内心深处的映射而已,不去太在意做梦,也就不在意会不会梦见他了。
其实也不是害怕梦见前男友,是害怕自己永远停在原地,一点长进也没有,依然是那个被人抛下之后就惊慌失措,连续做了一个月噩梦的我。
操操总说我想太多,然而不想这么多,我怎么知道我是不是长进了呢?痛苦的不是重蹈覆撤,痛苦的是转了一圈发现自己还在那个圈里,不管多少次选择都走不出来啊。

戒糖是可以戒,戒可乐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_(:_」∠)_人间不值得